OTT、MOD与有线电视进入竞合新局,他们各自有何难关?

820℃ 837评论
OTT、MOD与有线电视进入竞合新局,他们各自有何难关?

OTT来势汹汹、中华电MOD崛起,有线电视产业遭逢巨大挑战,这场数位汇流中3大势力,各有难关要过,彼此竞合关係也牵动着眼球战局的胜负。

20多年前,你我守在电视前等着看本土8点档,趁着广告,才揪着一颗心急忙上厕所,在那个网路与手机尚未蓬勃年代,电视让家人聚在一起,俨然是生活的重心。

20多年后,家家户户还是有台电视机,但不一定会开,你我从电脑、手机收看宫廷剧、韩剧,或是透过中华电MOD回放世界球后戴资颖比赛英姿,不少人还停掉了家中的第四台。

科技发展日新月异,传统电视产业遭逢巨大挑战,根据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统计显示,今年首季全台有线电视收视户504.2万户,普及率57.6%,已连续6个季度下滑,用户数相较2017年第3季的524.8万户,减少了20万户,等于每个月都有超过1万户家庭「剪线」,下滑趋势不容小觑。

究其原因,有线电视重播率高、万年频道表惹民怨,难符合现代人时间碎片化、娱乐个人化的需求,加上OTT来势汹汹、中华电MOD崛起,都威胁着有线电视的生存命脉,而这同属台湾影视产业的3大势力,各自有难解的关卡要过。

有线电视内容老掉牙 把饼做大拚突围

电影台转来转去,老是看到同样的节目,消基会日前公开指出,有线电视台春节重播率近5成,呼吁有线电视业者主管机关应重视消费者权益。

台湾有线电视产业生态是由上游频道生产内容,透过中游频道代理商向系统台收取授权费,并向广告商收取费用,再让下游系统台对收视户收取每个月约500元的月费,但近年来市场竞争、跨区经营引发业者低价抢客歪风,系统台、频道商屡屡发生授权争议,导致断讯风波频传。

频道业者叫屈,指「想投资内容吸引收视,系统台却不愿意提高分润」,但不具名系统台业者也反控,过去频道商7成靠广告收入,现在网路兴起,电视广告衰退,「频道商就反咬系统业者说我亏待你」。

「数位汇流让大环境不一样了」,产业界人士认为,有线电视面临内忧外患,除了杀价竞争,更有境外OTT大军来袭、MOD开放自组频道等强劲压力,自身伙伴不该再争吵不休,而是该思考如何共同把饼做大,才能挹注内容,带动正向循环。

MOD推自由选 恐难敌潜规则作梗

中华电MOD近年成长飞速,用户数突飞猛进已逾200万户,今年力拚转盈、将终结连亏14年命运,成为对手忌惮对象。

NCC今年1月开放中华电信MOD自组频道,解放MOD多年的紧箍咒,今年8月MOD计画正式端出「自由选」套餐,将决定权交给收视户,提供190个频道自己选、每月换。相较于有线电视业者还倾向吃大锅饭、中华电率有线电视之先,打破僵局,颇有分庭抗礼意味。

但产业界人士分析,系统台对频道上架MOD的「抵制」潜规则,还是MOD发展的最大难题。投入MOD等于投入敌营,频道商恐遭系统台「对付」,也因此,MOD目前的新闻台除了无线台等必载频道,只有寰宇新闻台、壹电视、民视新闻台、三立财经台等,许多主流频道家族也都没在MOD上架。

这名产业人士强调,「这也是目前多数台湾收视户对MOD观望的主因,能否鬆动潜规则,带动有线电视主流频道在MOD上架,将是扭转关键」。

本土OTT存亡之秋 海外巨擘碾压

儘管台湾愿意付费OTT的用户仍是少数,但资诚联合会计师事务所调查估计,台湾OTT营收未来5年将以15.6%的年複合成长率,增加至2023年的11亿美元,成长趋势惊人。

OTT产值蒸蒸日上,但台湾OTT市场百家争鸣,本土派业者遭逢Netflix、爱奇艺等海外巨擘「碾压」,国内业者大叹,OTT绝对是国家战略政策,台湾法规迟迟不订出来,「放任业者乱打,让外来者用不公平条件竞争」,像是「大门没装」,建议台湾可参考欧盟案例,甚至以更严格的比例抽特别税,补助台湾内容产业。

尤其,中国OTT业者接棒「绕道登台」,形成不平等竞争,爱奇艺在2016年透过在台代理商负责会员收入,中国腾讯旗下影音平台WeTV今年5月悄悄在台上架APP,招募收费会员;优酷则传出今年打算攻台,除了消费者跨境消费申诉难、企业遭侵权申诉无门等困境,市场人士还担忧,红潮袭台恐排挤本土影视发展。

台湾线上影视产业协会理事长钱大卫也多次呼吁,台湾政府必须「要求境外OTT真正落地」,包括在台湾登记设立子公司或分公司、本地客服等,若不符合以上条件则不应准许在台湾营运及进行收费,还可透过不允许在台租用机房、不准在台宣传打广告、控制金流等3大措施,反制其「绕道登台」。

MOD有线电视剑拔弩张 NCC盼促良性竞争

有线电视跟中华电信的MOD一样提供用户视讯服务,却分属「有线广播电视法」及「电信法」规範管理,尤其NCC开放中华电信MOD可自组频道后,更引发有线电视业者反弹,认为有线电视受限党政军条款、订户数不得超过总用户1/3、收视费率审核等管制都应鬆绑。

系统台大老纷纷喊话,有线电视霸主、富邦集团董事长蔡明忠认为,MOD、OTT、有线电视已充分竞争,MOD和有线电视如无法拉到同一个法源,起码规定上要趋近一致;以个人名义入主台湾宽频通讯的亚太电信董事长吕芳铭表示,有线电视不怕竞争,要的是公平竞争,他比喻「不能掐着脖子,却让另一只出去外面咬人」。

世新大学广电系兼任副教授何吉森则说,既然NCC已经同意MOD自组频道开放,两者应该视为同一市场,让有线电视可与MOD一较高下。

学者专家也认为,两者看似剑拔弩张,但争取的同一批频道商与影剧内容,也是祸福与共,应该思考如何打破僵固的藩篱,让台湾内容产业更好,而不是只想在逐渐缩小的版图中,谋取自己利益。

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代理主任委员陈耀祥表示,NCC会持续致力于促进有线电视、IPTV、OTT之间的良性公平竞争;对OTT TV採取必要监理;对媒体垄断的必要管制;以及对频道授权与上下架机制的规管及频道代理商机制的规管等。

OTT来袭 有线电视MOD张开双手拥抱

面临OTT浪潮,有线电视、MOD已张开双手,拥抱OTT服务,并与之结盟合作,举例来说,MOD就与Netflix、Fox等OTT业者合作,中嘉系统也与本土CatchPlay合作服务;系统台凯擘也和自家集团的myVideo串连,打造同一跨萤平台,互相拉抬用户规模。

LINE TV日前上架到台数科的智慧电视盒「哈TV+」,这也是LINE TV在亚洲地区首度跟有线电视业者合作。台数科集团董事长廖紫岑说,「电视这20年来走向崩解,现在也终于要重生」,她认为,行动装置让每个人盯着自己的萤幕,不再交谈,电视在等待和网路合为一体的机会,盼「重振电视魂」,让民众眼球回到电视上来,重新成为家庭的中心。

「电视还有未来吗?」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委员洪贞玲也说,这是很多业界都想问的问题,她观察到,有线电视业界既竞争又合作,期许透过多方合作,让快速发展的新科技带领电视产业迈向下一阶段,让有线电视稳定获利、阅听大众提升观影满意度,创造双赢局面。

文化部常务次长李连权则盼望有线电视、OTT、MOD,不只跨萤、跨界,还要跨国际,组成一个国际队跃上世界舞台,看好电视产业「再造风潮」,不用再守着新台币500元的月费。